手機看中經歐億微信中經網微信

賽伍技術賒銷兇猛產品價降4年 資金吃緊近半募資補血

2020年01月01日 07:09    來源: 歐億網站    

  歐億網站編者按:蘇州賽伍應用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伍技術”)將于2020年1月2日首發申請上會,公司此次擬登陸上交所主板,公開發行新股數量和公司股東公開發售股份數量之和不低于4000萬股。賽伍技術保薦機構為東吳證券,公司此次擬募集資金6.74億元,其中,1.78億元用于年產太陽能背板3300萬平方米項目,1.03億元用于年產壓敏膠帶705萬平方米、電子電氣領域高端功能材料300萬平方米、散熱片500萬片、可流動性導熱界面材料150噸項目,9215.20萬元用于新建功能性高分子材料研發創新中心項目,3.00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營業收入分別為7.32億元、11.14億元、15.27億元、18.07億元、9.88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4.15億元、5.65億元、10.64億元、12.10億元、6.44億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分別為8346.48萬元、1.60億元、2.02億元、2.42億元、1.33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991.38萬元、-3643.36萬元、1.22億元、8063.72萬元、5166.78萬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資產總額分別為5.80億元、10.30億元、12.62億元、16.01億元、19.07億元;負債總額分別為2.64億元、5.54億元、5.84億元、6.57億元、8.81億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短期借款分別為5647.90萬元、1.46億元、9335.20萬元、1.06、1.65億元;占流動負債的比重分別為21.62%、26.47%、16.01%、16.25%、18.77%。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3.53億元、4.71億元、6.61億元、6.51億元、9.05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48.19%、42.24%、43.28%、36.00%、91.54%。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3.27億元、4.32億元、6.10億元、5.96億元、8.34億元;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2.56次、2.71次、2.70次、2.76次、1.27次。

  據界面新聞,部分業內人士看來,賽伍技術應收賬款激增的現象有些不尋常。賽伍技術刺激銷量的利器是賒銷,通過增加下游客戶賬期的方式來推動銷售,從而力保營收。盡管賒銷可短期推動公司應收賬款的增長以刺激營收的上升,但是從更長遠的角度看,這未必是件好事。因為一旦這些應收賬款不能及時收回,以致出現壞賬,那么這些應收賬款將轉化為公司股東沉重的業績壓力。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7218.17萬元、1.12億元、1.57億元、1.87億元、2.40億元;存貨周轉率分別為9.26次、8.57次、8.32次、7.83次、3.59次。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6670.25萬元、1.07億元、1.45億元、1.82億元、2.34億元;占營業成本的比例分別為11.90%、13.56%、12.97%、13.52%、30.63%。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太陽能背板平均銷售單價分別為22.62元/平方米、19.39元/平方米、18.28元/平方米、16.12元/平方米、13.71元/平方米。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太陽能背板銷量分別為3136.98萬平方米、5573.75萬平方米、8138.11萬平方米、10878.76萬平方米、6714.49萬平方米。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綜合毛利率分別為23.44%、29.06%、26.70%、25.58%、22.60%;同行業毛利率均值分別為28.06%、30.03%、28.03%、24.54%、22.66%。

  招股書顯示,賽伍技術在IPO前夕共進行兩次股利分配,合計現金分紅9747.27萬元。據挖貝網,招股書顯示,賽伍技術實控人為吳小平、吳平平夫婦,截至2018 年6 月30 日,吳小平、吳平平夫婦通過蘇州泛洋、蘇州蘇宇和蘇州賽盈合計控制公司40.2134%股權。也就是說在9747.27萬元外地分紅中,吳小平、吳平平二人拿走了3919.71萬元。

  據IPO日報,賽伍技術資金緊張。在天眼查網站上,賽伍技術有一項涉及1534.8952萬元的動產抵押記錄和三項股權出質記錄。且公司2014年、2015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連續兩年均為負數。賽伍技術還在招股書中表示,采購貿易供應商與公司存在關聯關系的原因是:公司報告期資金緊張,貿易供應商代公司承擔終端供應商給予的較短商業信用期。

  以上種種現象,再結合賽伍技術涉及的種種法律糾紛,都透露出一個跡象——賽伍技術在公司發展過程中經常出現資金緊張的狀況,并且目前似乎也沒有很大好轉。一位保代人士對記者表示,募集資金中補充營運資金超過三成,公司IPO成功通過的幾率會逐漸降低。

  賽伍技術還存在“關聯式”IPO。據北京商報,賽伍技術實控人企業同為客戶與供應商。賽伍技術IPO的關聯關系中,在報告期內由公司實控人控制的香港泛洋作為公司的主要客戶與供應商無疑成為了賽伍技術IPO路上的一大疑點。而根據賽伍技術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在2014年公司的前五大客戶中出現了香港泛洋的身影;此外,在2014年、2015年、2016年香港泛洋還分別出現在了賽伍技術的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并且占當期采購總額的比例也呈逐年增長態勢。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賽伍技術通過關聯方公司向第三方采購一般容易滋生利益輸送等問題。

  此外,賽伍技術保薦機構與多股東存關聯關系。作為賽伍技術的保薦機構,東吳證券與賽伍技術多個股東存在一定關聯關系,這難免讓市場質疑東吳證券在承擔賽伍技術IPO保薦業務方面的獨立性。

  歐億網站記者試圖聯系賽伍技術,截至發稿,采訪郵件暫未收到回復。

  主營薄膜形態功能性高分子材料 近半募資“補血”

  賽伍技術主要從事薄膜形態功能性高分子材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太陽能背板是公司的主要產品,目前基本采用將PET基膜與氟材料通過復合或涂覆工藝進行生產。

  賽伍技術控股股東為蘇州泛洋,直接持有賽伍技術1.16億股,占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32.2134%;實際控制人為吳小平、吳平平夫婦。通過蘇州泛洋、蘇州蘇宇和蘇州賽盈合計控制公司40.2134%股權。吳小平、吳平平均為中國國籍,無永久境外居留權。

  賽伍技術此次擬登陸上交所主板,公開發行新股數量和公司股東公開發售股份數量之和不低于4000萬股。賽伍技術保薦機構為東吳證券,公司此次擬募集資金6.74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的凈額將全部用于主營業務,具體情況如下:

  1.年產太陽能背板3300萬平方米項目,投資總額1.78億元,募資總額1.78億元;2.年產壓敏膠帶705萬平方米、電子電氣領域高端功能材料300萬平方米、散熱片500萬片、可流動性導熱界面材料150噸項目,投資總額1.03億元,募資總額1.03億元;3.新建功能性高分子材料研發創新中心項目,投資總額9215.20萬元,募資總額9215.20萬元;4.補充流動資金項目,投資總額3.00億元,募資總額3.00億元。

  經營現金流長期不敵凈利 曾兩年為負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營業收入分別為7.32億元、11.14億元、15.27億元、18.07億元、9.88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4.15億元、5.65億元、10.64億元、12.10億元、6.44億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分別為8346.48萬元、1.60億元、2.02億元、2.42億元、1.33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991.38萬元、-3643.36萬元、1.22億元、8063.72萬元、5166.78萬元。

 

  2018年上半年總資產19.07億元 總負債8.81億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資產總額分別為5.80億元、10.30億元、12.62億元、16.01億元、19.07億元;其中,流動資產分別為4.76億元、9.08億元、11.22億元、14.14億元、16.40億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負債總額分別為2.64億元、5.54億元、5.84億元、6.57億元、8.81億元;其中,流動負債分別為2.61億元、5.50億元、5.83億元、6.50億元、8.76億元。

  2018年上半年短期借款1.65億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短期借款分別為5647.90萬元、1.46億元、9335.20萬元、1.06、1.65億元;占流動負債的比重分別為21.62%、26.47%、16.01%、16.25%、18.77%。

  賽伍技術表示,截至2016年末,公司短期借款期末余額較上年末減少了5222.64萬元,降幅為35.88%,原因一方面系公司2016年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狀況較好,基于自身實際情況,歸還部分借款;另一方面系公司的融資品種結構發生變化,承兌匯票融資替代部分流動資金貸款融資所致。

  截至2017年末,公司短期借款期末余額較上年末增加了1225.81萬元,漲幅為13.13%,原因系公司結合自身營運資金需求量情況制定對應的資金安排計劃,適當增加銀行借款所致。

  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短期借款期末余額較上年末增加了5893.48萬元,漲幅為55.80%,原因主要系公司2018年上半年銷售規模擴大,營運資金需求量增加,公司適當擴大信貸規模所致。

  2018年上半年應收賬款余額9.05億元 占營收91.54%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3.53億元、4.71億元、6.61億元、6.51億元、9.05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48.19%、42.24%、43.28%、36.00%、91.54%。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3.27億元、4.32億元、6.10億元、5.96億元、8.34億元;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2.56次、2.71次、2.70次、2.76次、1.27次。

  2018年上半年存貨猛增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7218.17萬元、1.12億元、1.57億元、1.87億元、2.40億元;存貨周轉率分別為9.26次、8.57次、8.32次、7.83次、3.59次。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6670.25萬元、1.07億元、1.45億元、1.82億元、2.34億元;占營業成本的比例分別為11.90%、13.56%、12.97%、13.52%、30.63%。

  主要產品價格逐年降

  招股書顯示,太陽能背板是賽伍技術的主要產品,目前基本采用將PET基膜與氟材料通過復合或涂覆工藝進行生產。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太陽能背板平均銷售單價分別為22.62元/平方米、19.39元/平方米、18.28元/平方米、16.12元/平方米、13.71元/平方米。

  賽伍技術表示,報告期內,受到原材料采購價格下降和行業整體售價下降的趨勢影響,公司太陽能背板的銷售單價也呈現下降趨勢。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太陽能背板銷量分別為3136.98萬平方米、5573.75萬平方米、8138.11萬平方米、10878.76萬平方米、6714.49萬平方米。

  毛利率逐年下降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綜合毛利率分別為23.44%、29.06%、26.70%、25.58%、22.60%。

  賽伍技術表示,2016年度較2015年度毛利率下降了2.47百分點,主要由于背板銷售價格受到行業內整體售價下行的影響繼續下降,而客戶對高品質材料的產品需求逐漸增加,因此2016年從阿科瑪采購規格厚度較厚的PVDF薄膜比例較2015年增加較多,從阿科瑪采購的PVDF薄膜單位成本呈上漲趨勢,導致2016年背板產品毛利率整體呈現下降趨勢。2017年度較2016年度毛利率下降了0.90百分點,主要系2017年度背板成品售價的下降態勢大于背板原材料成本下降態勢所致。2018年1-6月較2017年度毛利率下降了3.21百分點,主要系2018年1-6月背板成品售價的下降態勢大于背板原材料成本下降態勢所致。

  2014年至2018年1-6月,賽伍技術同行業毛利率均值分別為28.06%、30.03%、28.03%、24.54%、22.66%。其中,中來股份分別為41.15%、33.37%、32.20%、30.33%、27.94%;福斯特分別為26.47%、29.43%、29.56%、24.38%、21.47%;回天新材分別為25.77%、22.27%、26.16%、18.91%、18.58%;南洋科技2014年至2017年1-6月分別為18.83%、35.03%、24.21%、18.61%。

  IPO前夕突擊分紅近1億元

  招股書顯示,賽伍技術在IPO前夕共進行兩次股利分配,合計現金分紅9747.27萬元。

  2017年2月22日,賽伍有限召開臨時董事會,審議通過將累計未分配利潤中人民幣4747.27萬元按股權比例分配給公司全體股東。

  經第一屆董事會第十一次會議決議及2017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公司將累計未分配利潤中人民幣5000.00萬元,以現金分紅的形式,按股權比例分配給公司全體股東。

  分紅近1億元 實控人夫婦拿走3920萬

  據挖貝網,招股書顯示,賽伍技術已經進行了2次分紅,累計分紅金額達9747.27萬元。

  2017 年2 月22 日,賽伍有限(賽伍科技系由賽伍有限整體變更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召開臨時董事會,審議通過將累計未分配利潤中人民幣4747.27 萬元按股權比例分配給公司全體股東。

  此后,在賽伍技術2017年度股東大會上,該公司又審議通過另一項分紅決議:公司將累計未分配利潤中人民幣5000.00 萬元,以現金分紅的形式,按股權比例分配給公司全體股東。

  招股書顯示,賽伍技術實控人為吳小平、吳平平夫婦,截至2018 年6 月30 日,吳小平、吳平平夫婦通過蘇州泛洋、蘇州蘇宇和蘇州賽盈合計控制公司40.2134%股權。也就是說在9747.27萬元外地分紅中,吳小平、吳平平二人拿走了3919.71萬元。

  多次遭環保、海關、住建等處罰

  招股書顯示,賽伍技術曾多次被環保、海關、住建等處罰。

  環保處罰:2015年7月28日,蘇州市吳江區環境保護局(以下簡稱“吳江區環保局”)作出吳環罰決字2015/114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因公司生產項目未辦理相應的環境影響評價手續,吳江區環保局作出責令公司停止生產項目的建設,并處罰款1萬元的行政處罰。發行人在收到《行政處罰決定書》后積極整改,上述生產項目經吳江環保局于2016年1月14日出具的吳環建[2016]19號《關于對蘇州賽伍應用技術有限公司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的審批意見》審批同意,并于2017年7月21日通過了吳江環保局的竣工驗收。

  環保處罰:2017年2月8日,吳江區環保局作出吳環罰決字2017/01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因公司生產的廢 PET 聚酯膜、廢PVDF膜、廢太陽能背板膜,未建設貯存場所;且公司產生的廢燈管、廢鉛酸蓄電池未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進行申報,吳江區環保局作出責令公司立即改正違法行為,并對上述行為分別處以罰款1萬元的行政處罰。發行人在收到《行政處罰決定書》后積極整改,委托昆山美創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回收廢垃圾背板,并新建廢料倉庫;廢燈管、廢鉛酸蓄電池已作為發行人危廢的申報項目在江蘇省危險廢物動態管理信息系統登記,并按照規定在處置前進行轉移申報。

  海關處罰:發行人于2011年期間將其向海關申領的加工手冊項下保稅原料制成KPK太陽能背板進行內銷,貨物完稅價格為580.30萬元。為了彌補上述行為導致的進料加工手冊虧空,發行人將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期間結轉出口的產品高報單耗,并于2011年6月申請手冊核銷。對于高報單耗核銷的保稅原料,除了用于彌補擅自內銷制成品造成的手冊虧空外,剩余部分用于彌補超耗且留存在倉庫的邊角料及次品導致的手冊虧空。蘇州海關于2015年4月對發行人上述擅自內銷的行為進行處罰,后吳江海關于2017年2月對存放于發行人倉庫部分保稅原料作為涉案貨物進行處罰。

  蘇州海關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蘇州海關(以下簡稱“蘇州海關”)于2015年4月10日出具的蘇關緝查字(2015)4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因發行人2011年3月至4月期間未經海關許可并補繳稅款,將其向海關申領的C23269350282加工貿易手冊項下保稅原料聚二氟乙烯薄膜的制成品KPK太陽能背板23.09萬平方米內銷給無錫尚德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折合保稅原料聚二氟乙烯薄膜47.56萬平方米,涉案貨物價值723.08萬元(貨物完稅價格580.30萬元),少繳稅款142.78萬元,蘇州海關作出追繳等值價款580.30萬元的行政處罰。發行人已全額繳納上述款項。

  吳江海關處罰:吳江海關于2017年2月22日出具的吳關緝違字[2017]3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因發行人上述2011年海關違法行為導致進料加工手冊虧空,發行人將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期間對外銷售的單耗為1.03平方米的KPE申報為單耗為2.06平方米的KPK,并于2011年核銷了上述手冊。發行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加工貿易單耗管理辦法》第十四條的規定,但鑒于發行人在海關調查期間如實說明違法事實、主動提供材料,且主動繳納了足額擔保,具備從輕處罰情節,吳江海關決定對發行人處以罰款39.00萬元,并責令公司辦理補繳稅款等相關海關手續。發行人已繳納上述罰款并補繳稅款。

  住建處罰:根據蘇州市吳江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吳江住建局”)于2016年8月5日出具的吳建監察罰字(2016)第07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因發行人投資建設的二期廠房(倉庫一)、倉庫二工程在未組織竣工驗收的情況下擅自投入使用,違反《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鑒于發行人能主動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對房屋工程進行房屋安全鑒定,吳江住建局根據《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第五十八條第一款規定“違反本條例規定,建設單位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改正,處工程合同價款百分之二以上百分之四以下的罰款;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決定對發行人作出責令改正并處以工程合同價款2%的罰款10.09萬元的行政處罰。發行人已全額繳納上述罰款。

  資金緊張

  據IPO日報,在天眼查網站上,賽伍技術有一項涉及1534.8952萬元的動產抵押記錄和三項股權出質記錄。

  招股書披露,賽伍技術本次IPO擬募集資金6.74億元,其中3億元用來補充流動資金,占比為44.5%。此外,各報告期末(2014-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991.38萬元、-3643.36萬元、12191.75萬元和-6931.64萬元,2014年、2015年連續兩年均為負數。

  賽伍技術解釋,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量為負主要是公司尚處于高速成長擴張期,同時,公司銷售環節以應收票據結算的比重較大導致回款周期較長,從而導致經營活動流入的現金難以覆蓋流出的現金。

  賽伍技術還在招股書中表示,報告期內,與公司存在關聯關系的采購貿易供應商主要有3家,分別為開發區物流中心、保稅區倉庫和香港泛洋。采購貿易供應商與公司存在關聯關系的原因是:公司報告期資金緊張,貿易供應商代公司承擔終端供應商給予的較短商業信用期。

  以上種種現象,再結合賽伍技術涉及的種種法律糾紛,都透露出一個跡象——賽伍技術在公司發展過程中經常出現資金緊張的狀況,并且目前似乎也沒有很大好轉。

  一位保代人士對記者表示,募集資金中補充營運資金超過三成,公司IPO成功通過的幾率會逐漸降低。

  而賽伍技術上市就能將資金鏈緊張的狀況徹底改善嗎?它又將如何保證現金流,向中小股東交出滿意的成績單?

  靠賒銷沖業績 應收賬款侵蝕營收增長空間

  據界面新聞,賽伍技術讓人最感到疑惑的是應收賬款數據。在其主要競爭對手中來股份、福斯特的背板業務出現下滑之時,賽伍技術取得背板業務營收僅同比下滑0.45%的經營成果,顯得十分不易。且在產品售價大幅下滑的背景下,賽伍技術要力保營收,必須提升銷量。

  而賽伍技術刺激銷量的利器是賒銷,通過增加下游客戶賬期的方式來推動銷售,從而力保營收。財務數據顯示,該公司應收賬款(不含票據,下同)相比年初增加了2.54億元,增幅39.10%。

  所謂的賒銷,即信用銷售,指的是買賣雙方以信用為基礎,購貨協議后,買方取走貨物并按照協議在規定日期付款或分期付款形式付清貨款的過程。有財務人士指出,賒銷的好處包括刺激銷售、減少庫存、吸引客戶,但這也是促使應收賬款增加的主要推手。

  根據最新版本的招股書,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賽伍技術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4.71億元、6.61億元、6.51億元、9.05億元。結合更新前的招股說明書披露的2014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應收賬款數據,賽伍技術近5內的應收賬款余額暴增156.37%。截至2018年上半年,該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占資產總額的比例高達47.46%。

  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采訪的部分業內人士看來,賽伍技術應收賬款激增的現象有些不尋常。有業內人士指出,尤其是在“531光伏新政”出臺后,維護好現金流的正常流轉關乎光伏企業的生存。

  但賽伍技術卻不走尋常路。

  2018年上半年,賽伍技術通過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6.44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僅為65.13%?膳c此同時,該公司上半年2.54億元的應收賬款增加額,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竟達25.71%。

  盡管賒銷可短期推動公司應收賬款的增長以刺激營收的上升,但是從更長遠的角度看,這未必是件好事。因為一旦這些應收賬款不能及時收回,以致出現壞賬,那么這些應收賬款將轉化為公司股東沉重的業績壓力。

  賽伍技術的應收賬款構成顯示,其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一年內應收占比高達97%。而界面新聞通過分析發現,上述97%的短期應收賬款客戶,并不都是光伏行業的主流企業。

  應收賬款客戶群體顯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賽伍技術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的單位分別是阿特斯、晶澳太陽能、晶科能源、協鑫集成和韓華新能源集團。上述五家企業均為光伏行業知名企業,合計應收賬款余額為3.80億元,占比42.04%。這就表示,其他非上述知名光伏企業掌握著賽伍技術剩余5億多的應收賬款。

  而在應收賬款激增最明顯的2018年上半年,上述知名企業是否是應收賬款增加的主力群體呢?

  結合2017年末應收賬款余額測算,來自阿特斯、晶澳太陽能、協鑫集成、韓華新能源集團的應收賬款2018年上半年的增加額分別為0.18億元、0.02億元、0.27億元、0.26億元,合計為0.73億元,僅占28.74%,并非主力群體。

  此外,從財務角度看,賽伍技術針對不同賬期的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比例分別是——3個月內5%、3個月到1年10%。結合上述分析,如果前述應收賬款不能及時收回,那么這些一年內應收賬款,將最終轉變為3個月到一年,直至一年以上的應收賬款,從而出現壞賬準備比例的大幅計提,導致公司盈利受損。

  事實上,隨著應收賬款余額上升,賽伍技術的壞賬準備額也水漲船高。2018年上半年,該公司應收賬款壞賬準備增加至0.71億元,計提比例為7.81%。而同期,中來股份的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比例僅為5.73%。

  通過賒銷來提振銷售、降低庫存,短期內可有助于業績的穩定或提升。但,這并非長久之計。同時,界面新聞記者也向多家光伏企業人士咨詢發現,很少有企業大范圍采用賒銷模式。在他們看來,在“531光伏新政”后,光伏企業比以往更加重視現金流。

  實際上,賒銷模式下的賽伍技術“錢袋子”已經有些“癟”。

  由于現金收入占比較低,為了維持正常經營,賽伍技術不得不舉債經營。2018年上半年,該公司短期借款由期初的1.06億元,增加至1.65億元。資產負債率則由期初的41.03%,攀升至上半年末的46.19%。且相較于同行,這一資產負債率數據偏高:根據招股書,同期可對比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平均值為33.15%。

  值得一提的是,賽伍技術毫不掩飾對現金的渴求——招股書顯示,該公司寄希望于使用首發募集資金6.74億元中的3億元用來補充流動資金。

  上演“關聯式”IPO

  據北京商報,賽伍技術實控人企業同為客戶與供應商。賽伍技術IPO的關聯關系中,在報告期內由公司實控人控制的香港泛洋作為公司的主要客戶與供應商無疑成為了賽伍技術IPO路上的一大疑點。

  據悉,香港泛洋由賽伍技術實控人吳小平、吳平平夫婦控制,其中,吳小平持股51%、吳平平持股49% 。而根據賽伍技術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在2014年公司的前五大客戶中出現了香港泛洋的身影;此外,在2014年、2015年、2016年香港泛洋還分別出現在了賽伍技術的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并且占當期采購總額的比例也呈逐年增長態勢,分別為8.49%、10.88%以及12.4%。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賽伍技術通過關聯方公司向第三方采購一般容易滋生利益輸送等問題。而對于賽伍技術在報告期內存在的諸多關聯交易,證監會在反饋意見中也提出了質疑,要求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賽伍技術與香港泛洋、開發區物流中心、保稅區倉庫發生關聯銷售、關聯采購的原因;關聯采購占關聯方收入的比重;以及已發生關聯交易的定價是否遵循了市場原則,關聯交易是否損害公司及中小股東利益等問題。

  此外,賽伍技術保薦機構與多股東存關聯關系。作為賽伍技術的保薦機構,東吳證券與賽伍技術多個股東存在一定關聯關系,這難免讓市場質疑東吳證券在承擔賽伍技術IPO保薦業務方面的獨立性。

  根據賽伍技術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公司股東銀煌投資、東方國發、國發天使與東吳證券存在一定關聯關系。對此,在證監會的反饋意見中,就要求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與保薦機構存在一定關聯關系的機構持有賽伍技術股份是否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資深投融資專家許小恒指出,東吳證券任賽伍技術發行保薦機構不免會讓市場以及監管層產生懷疑,后續可能會帶來許多問題,諸如盡職調查失真等。

  首創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劍輝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亦表示,發行人的股東和中介機構、保薦機構之間無論是有直接還是間接的股東關系,可能在專業獨立性、公正性、透明性上存在令人擔心的地方。王劍輝進而表示,如果保薦機構跟發行人存在某種間接關系,保薦機構是否能夠提供公正客觀的判斷成為關鍵,對于保薦機構而言這種“自證清白”的過程可能存在挑戰性。

(責任編輯:馬先震)


    歐億網站聲明:股市資訊來源于合作媒體及機構,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關于歐億社關于歐億網站網站大事記網站誠聘版權聲明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廣告服務友情鏈接糾錯郵箱
歐億報業集團法律顧問:大嘉律師事務所    歐億網站法律顧問:北京市京悅律師事務所
歐億網站 版權所有 京ICP證140554號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4120)
京公網安備110576000527

賽伍技術賒銷兇猛產品價降4年 資金吃緊近半募資補血

2020-01-01 07:09 來源:歐億網站
查看余下全文
uu自动挂机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