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自动挂机赚钱软件 福彩开奖号码查询 辽宁35走势图 双色球三角码实例 浙江6+1奖池总额 2020年新出端游大型网游 广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35选7胆式投注计算器 浙江6+1玩法规则 同城游美女捕鱼技巧 江苏11选五复式玩法
手機看中經恒行微信中經網微信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房地產政策除了“房住不炒”,還應“收放自如”

2020年04月30日 22:05   來源:恒行-恒行網站   

  恒行-恒行網站北京4月30日訊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今天發布的NIFD季報顯示,受疫情影響,1季度宏觀杠桿率出現意料中的飆升,但增幅仍低于歷史峰值。這充分展現出政府在政策擴張時的定力,未置風險于不顧。報告分部門對杠桿率分析顯示,居民杠桿率較快上升,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大幅攀升,政府杠桿率增長提速,金融杠桿率增幅有限。報告也針對性地給出了相關政策建議,除了政府加桿桿、派發現金消費券等多管齊下促銷費的政策,報告還提到,房地產政策除了“房住不炒”,還應“收放自如”。

  以下為報告正文:

  一、總體判斷:實體杠桿率急速飆升

  2020年1季度,受新冠疫情影響,我國經濟出現負增長,實際GDP同比下降了6.8%,名義GDP同比下降了5.3%。實體經濟杠桿率大幅攀升,從2019年末的245.4%升至259.3%,一個季度上升了13.9個百分點。與此同時,M2/GDP和社融存量/GDP也都出現了大幅上升,分別上升了12.0和14.2個百分點。

  分部門來看,非金融企業部門是1季度杠桿率上升的主要原因,居民和政府部門的杠桿率都增幅有限。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從2019年末的151.3%上升至161.1%,提高了9.8個百分點。居民部門杠桿率從2019年末的55.8%升至57.7%,上漲了1.9個百分點。政府杠桿率從2019年末的38.3%升至40.5%,上漲了2.2個百分點。其中,中央政府杠桿率從16.8%上升至17.2%,地方政府從21.5%上升至23.3%。金融部門杠桿率略有上升,資產方統計口徑從2019年末的54.8%升至57.7%;負債方統計口徑的金融杠桿率從59.9%升至60.9%。

  圖1實體經濟部門杠桿率及其分布(%)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統計局、財政部;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與今年1季度相對可比的是應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的情況。當時中國經濟也面臨較大的負面沖擊,且在2008年底推出了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2009年全年杠桿率上升了31.8個百分點,其中前兩個季度分別上升了14.2和11.2個百分點。與之相比,今年1季度我國宏觀杠桿率增加13.9個百分點,低于2009年1季度的增長幅度。從債務擴張來看,2009年1季度債務規模和M2環比分別上升了11.6%和11.7%,而今年1季度這兩個指標的環比增幅僅為4.4%和4.8%。盡管本次疫情沖擊遠甚2008年的危機,但債務擴張規模有限。這充分展現出政府在擴張時的定力,未置風險于不顧;蛟S有人就此指責政府擴張力度不夠,甚至強調這時候考慮風險“不合時宜”。我們卻不這樣認為。是否有一攬子紓困或刺激計劃,是否有足夠的政府支持力度,并不完全由宏觀杠桿率來體現,更不能說宏觀杠桿率越高越“給力”。

  可能有人要提出質疑:為什么GDP增速跌到了-6.8%,杠桿率攀升卻沒有預想的那么高?這里需要作一下簡單說明(此前的季度報告對估算方法有介紹)。我們在宏觀杠桿率計算中遵循的是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方法,采用四個季度的滾動GDP作為分母,使得杠桿率的變動更為平穩。正是前三個季度的GDP增長為本季度的GDP負增長起到了平滑作用。如果僅以年化的1季度GDP作為分母的話,則杠桿率會從2019年末的245%上升到271%,升幅要大得多。

  二、分部門杠桿率分析

  居民杠桿率較快上升,相對其它部門增速放緩

  2020年1季度居民杠桿率從2019年末的55.8%上升至57.7%,提高了1.9個百分點。從歷史比較來看,這一上升幅度僅次于2010年1季度2.2個百分點的增幅。盡管受疫情沖擊,今年1季度居民杠桿率上升較快,但相對于企業與政府部門,這樣的增幅并不算高。在1季度宏觀杠桿率13.9個百分點的增幅中,企業杠桿率的攀升貢獻了七成,政府杠桿率貢獻了16%,居民杠桿率僅貢獻了14%;而前些年居民杠桿率攀升的貢獻都占主導。未來幾個季度,隨著疫情得到控制,經濟逐漸恢復正常,各方面貸款需求上升,預期居民杠桿率會出現較快攀升。

  圖2居民部門杠桿率(%)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統計局;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首先,居民資產負債表在“修復”。居民資產負債表的“修復”是指,在未來收入增長比較悲觀的預期下,居民增加儲蓄,減少消費,來修復自身的資產負債表,降低杠桿率。今年1季度全國城鎮和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累計同比分別降低了3.9%和4.7%。但居民存款卻大幅度上升,存款余額從2019年末的82.1萬億增長至88.6萬億,增加了6.5萬億元,一個季度環比上升了7.9%。這體現出居民部門“修復”資產負債表的跡象。不過,這種“修復”,既有預期未來收入下降、主動增加儲蓄的因素,也有因控制疫情采取的各種“隔離”導致居民消費支出大幅下滑所帶來的被動修復。

  圖3居民部門存款和貸款(億元)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今年1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下降至-19.0%;與之相對應,居民短期消費貸款也從2019年末的99.3萬億下降至今年1季度的77.2萬億元,同比增幅為-11.3%。居民增加存款、減少貸款是修復資產負債表的典型表現,導致其杠桿率上升幅度有限。

  圖4居民部門短期貸款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統計局;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其次,居民短期消費貸與房貸形成強烈反差。從居民各類貸款來看,1季度,居民短期消費貸下降11.3%,而住房按揭貸款與居民經營性貸款則分別上升15.3%和13.0%。今年1季度房地產成交雖然低迷,但居民住房按揭貸款仍有一定幅度上升,與短期消費貸款的下降形成鮮明對比。以十大城市房地產成交套數來看,今年2月份僅成交了1.4萬套,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3月份有所恢復。與之相對應的個人住房貸款余額在1季度仍環比上升了3%,從2019年末的30.2萬億增至31.1萬億元。從居民經營性貸款與住房按揭貸款保持較高增速,而消費貸大幅下滑來看,消費受到極大沖擊,但購房所受影響相對較;并且,可能存在經營貸違規進入房地產的情況。

  圖5十大城市商品房成交套數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圖6居民各類貸款同比增速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第三,較高的居民儲蓄及其形成的資產存量在居民收入增長面臨困難時可支撐居民消費。從過去10年的平均水平來看,居民部門的可支配收入占到GDP總量的60%,居民消費占到GDP總量的40%。由于居民部門長期較高的儲蓄率,積累了大量的非金融資產和金融資產。人民銀行在最新公布的城鎮居民家庭資產負債表情況調查中,揭示我國城鎮居民戶均總資產為317.9萬元。如果根據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平均家庭戶規模為3人,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9萬元,則戶均總資產與戶均總收入的比例為27。這一比例可能會略高于中國真實的家庭資產與收入之比,但也從側面反映出了過去長期的居民儲蓄所形成的大量資產。

  今年1季度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受到影響,根據西南財大的中國家庭財富指數研究報告,除了具有穩定職業和中高收入群體外,職工的工資收入均有不同幅度的減少。這部分收入降低是否為一次性沖擊,還是會形成持久性收入下降,主要取決于未來宏觀經濟的恢復以及在收入分配中居民收入占比的變化。

  受疫情影響,居民收入增長面臨困難。這個時候,居民儲蓄及其形成的資產存量能夠起到支撐消費的作用。但考慮到資產分布的不平等,對于低收入或其他困難群體,政府需要通過直接轉移支付或派發現金的方式,來刺激居民消費。

  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大幅攀升,貸款增加量達歷史峰值

  2020年1季度,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從2019年末的151.3%升至161.1%,上升了9.8個百分點。企業杠桿率上升幅度較大,同時受到分子和分母兩方面的作用。分母GDP的大幅度下行是主要原因,分子上銀行降息和放松信貸也導致了企業杠桿率的抬升。

  圖7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統計局;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首先,信貸放松、貸款利率下降是對沖經濟下行的手段。從信貸上看,1季度人民幣對非金融企業的貸款余額增加了6.27萬億元,增加量也達到了單季度增長的歷史峰值,環比增加了6.4%。預計這其中的小微普惠貸款占比較高。從融資成本上看,年初至今,1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從3.25%降至2.95%,下降了30個基點。而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分別在2月和4月進行了兩次下調。其中2月份的下調中,1年期和5年期利率都下調了5個基點,4月份的下調中,1年期和5年期分別下調了20個基點和10個基點,短期貸款利率下調幅度更大。這有利于抑制房地產的投資沖動(住房按揭貸款主要是長期貸款),并增加對企業經營的貸款支持。

  圖8MLF和LPR利率(%)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不過,經營貸與住房按揭貸款利率的倒掛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問題。從金融機構的角度來看,企業經營性貸款的安全性要低于住房按揭貸款,尤其是在經濟下行的過程中更容易形成壞賬,因此在正常情況下企業經營貸的貸款利率應該高于住房按揭貸款。但目前我國的結構性貨幣政策更偏向于將貸款資金流向企業,而不是房地產。銀行對房地產貸款施加更高的利率成本,而對企業經營給予利率上的優惠補貼。這就導致目前已經出現了房地產貸款(尤其是二套房貸款)的利率要高于經營貸,從而導致經營性貸款違規流入房地產的情況。近期深圳房價的上漲據稱與此有較大關系,監管部門已經開始嚴查這種現象。雖然部分違規情況是可以通過加強監管來得以避免,但仍有大量的情況很難分辨,也無法通過監管措施進行糾正,我們無法從政策上限制部分居民既購房又申請經營貸。這表明結構性貨幣政策本身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

  其次,1季度企業部門杠桿率快速攀升,但低于2009年。2009年1季度,我國企業部門杠桿率上漲了12.2個百分點;而今年1季度企業部門杠桿率上升9.8個百分點,幅度較為緩和。從債務規模來看,2009年1季度企業部門的全部債務環比上升了14.4%,其中銀行貸款環比上升了15.7%。相較而言,今年1季度的企業債務環比上升5.3%,銀行貸款環比上升6.4%,均低于2009年1季度的增速。

  第三,企業部門去杠桿的成果客觀上為當前的政策擴張創造了條件。企業杠桿率在2017年1季度末即已達到160.4%,隨后經歷了將近三年的去杠桿,至2019年末已經降至151.3%。盡管去杠桿過程相當“殘酷”,特別是導致民營企業“哀鴻遍野”,但客觀上卻為應對當前世紀性的疫情沖擊創造了政策空間。1季度我國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僅比2017年1季度末的歷史高點多了不到1個百分點。

  政府杠桿率增長提速,加杠桿還有空間

  政府部門杠桿率從2019年末的38.3%上升至今年1季度的40.5%,上升了2.2個百分點。其中,中央政府杠桿率從2019年的16.8%升至17.2%,上升了0.4個百分點;地方政府杠桿率從2019年的21.5%升至23.3%,上升了1.8個百分點。政府杠桿率2.2個百分點的季度環比增幅,是自2008年以來最高的增幅,超過了2009年2季度2個百分點的增幅。

  圖9 政府部門杠桿率(%)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統計局、財政部;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2020年1季度末,地方政府債券規模為22.6萬億元,其他形式的債務存量1889億元,共計22.8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規模相比于2019年末增加了1.5萬億,相當于2019年全年增加規模的52%。目前尚未公布全年的地方政府新增債務限額,為對沖經濟下行的影響,新增限額無疑會大幅上升。

  表1 地方政府債務余額(億元)

  資料來源:財政部、Wind;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從政府顯性杠桿率來看,仍處于較低水平。但如果算上地方政府的隱性杠桿,將會有一個較大的攀升。我們測算的窄口徑和寬口徑下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分別約占GDP的20%和55%;加上顯性政府杠桿率,則會達到60%或95%。我們的窄口徑估算值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算我國2019年政府杠桿率為54.4%的結果較為接近。

  盡管加上隱性債務的廣義政府杠桿率已經頗高,但面對世紀性疫情沖擊,面臨“生存還是毀滅”這樣的問題,對債務風險的權衡必然要讓位于對經濟大衰退的權衡;钕氯ナ堑谝晃坏,這也是疫情經濟學不同于其它各類危機經濟學的重要之處。因此,需要政府加杠桿來托住疫情下的增長。4月份的政治局會議提出了“提高赤字率,發行抗疫特別國債,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真正發揮穩定經濟的關鍵作用”。這些預期的政策舉措都會增加政府部門的杠桿率水平。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年4月份預測,疫情沖擊將致全球廣義政府杠桿率大幅攀升,其中:發達經濟體由105.2%升至122.4%,新興經濟體由53.2%升至62.0%,均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所引致的攀升幅度。就中國60%左右的廣義政府杠桿率而言,還有較大的上升空間。而且,應對疫情沖擊,國內外的普遍共識都需要財政政策走到舞臺的中央。因此,無論從中央政府的能力還是財政政策的效果來看,政府加杠桿托住疫情下的增長將責無旁貸,其年度增幅或將超過居民部門和非金融企業部門。

  金融杠桿率增幅有限,金融監管彰顯定力

  金融部門杠桿率增幅有限。資產方統計口徑杠桿率由2019年末的54.8%上升到57.7%,上升了2.9個百分點。負債方統計口徑下的杠桿率由2019年末的59.9%微幅上升到60.9%,升高了1.0個百分點。在GDP下滑幅度較大情況下,金融部門杠桿率仍保持相對平穩,彰顯監管當局的定力。

  圖10 寬口徑金融部門杠桿率(%)

  資料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統計局;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

  當前仍存在兩個重點問題可能會影響到金融部門杠桿率,一個是資管新規過渡期的確定,一個是存款利率的走勢。2018年發布的資管新規指導意見給予了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有序整改和轉型時間,對于資管產品,尤其是存量資管產品的過渡期設置為3年,從2017年底到2020年底。但由于疫情導致的變化,穩增長的壓力突增,逆周期宏觀調節的力度加強,資管新規過渡期很可能會有所延長。資管新規的具體方案將是影響金融杠桿率和金融市場波動性的關鍵。另一個焦點是存款利率的變動預期。當前貸款利率有所下降,而存款利率維持不變,銀行的凈息差收窄,影響到了銀行存貸款業務的利潤,因此也存在關于調降存款基準利率的預期。我們認為,調整存款基準利率要更為慎重,利率市場化進程已經過半,與居民存款相競爭的結構性存款、貨幣型基金和保本理財已經得到了市場的普遍認可。降低存款利率的初衷可能是刺激居民消費和提高銀行的凈息差收入,但也很有可能導致居民的存款搬家,使得這部分資金從銀行存款轉移成其他收益率更高的固定收益型金融產品,反而導致銀行負債成本的上升。尤其是對于中小銀行,監管當局對于同業業務的嚴監管限制了其批發性的資金來源,這個時候應該適當允許這類銀行通過增加利率來吸引資金。

  三、相關政策建議

  世紀性疫情沖擊,政府加杠桿責無旁貸

  我們的情景模擬表明,假定居民與企業債務增長規模(不是增速)與去年持平,而政府債務額外增加5萬億元,這樣,總體債務增速將達到11.6%,與過去5年(2015-2019)債務擴張速度年平均11.7%持平。再假定今年名義GDP增速為4%(實際GDP增速略低于3%),則政府杠桿率會上升8個百分點,略低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政府杠桿率今年上升10.5個百分點的預測。如果假定政府債務額外增加大于5萬億元、總體債務擴張速度超過過去5年平均,則宏觀杠桿率和政府杠桿率的升幅將會更高?傮w而言,面對世紀性疫情沖擊,政府加杠桿責無旁貸。我們此前對于早期工業化國家150年杠桿率周期的研究也表明,公共部門杠桿與私人部門杠桿率往往呈現一定的此消彼長,而政府杠桿率在大危機或大衰退時期的及時“補臺”,將是經濟走出困境的重要法寶。

  房地產政策除了“房住不炒”,還應“收放自如”

  “房住不炒、因城施策、長效機制”是房地產發展的基本方針,但無論是從應對疫情沖擊角度還是提升治理水平角度,都需要增加一條,“收放自如”。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3月底視察杭州時專門提到,“收放自如”是國家治理水平的表現!霸摴芷饋砭湍軌蜓杆俚毓芷饋,該放開又能夠有序地放開,收放自如,進退裕如”。對于我國的房地產市場,除了在建立長效機制上下功夫,還要防止房地產這一“不動產”變成“凍產”,扭曲價格信號并制約資源合理配置,同時避免政策實施上投鼠忌器,特別是防止出現宏觀調控政策的自主性被房地產“綁架”,最終實現治理上的“收放自如”。具體體現在:一線城市仍然要“收”,但其它地方如湖北、重點城市群/都市圈可適度“放”,且更多從土地供應和住房供給角度著手。

  派發現金、消費券與實物補貼,多管齊下促消費

  首先,疫情過后某些領域的居民消費會出現報復性反彈。今年1季度被抑制的某些消費并非居民缺乏消費意愿,而是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而被人為限制。餐飲、旅游、娛樂等第三產業都具備這樣的特征,2003年非典疫情過后也是這幾個行業出現了較大幅度的上漲。如果再加以合理的政策引導,則在疫情解禁后會出現大幅上升并拉動消費。其次,政府向低收入群體發放現金會直接拉動消費。中國尚未嘗試過這種直接發錢的方式,但從其他國家經驗來看,現金補貼政策是比較常見的宏觀調控思路。本次疫情下,不少國家都推出了直接面向居民的現金補貼措施。低收入群體邊際消費傾向高,向低收入和低財富群體發放現金補貼不僅有助于拉動消費,也有助于今年脫貧攻堅目標的實現。第三,政府向中等收入群體發放消費券,通過乘數效應拉動居民消費。消費券與現金補貼相比,各自都有優缺點。消費券的優點是直接帶動真實消費,不必擔心這部分補貼形成居民的儲蓄而沉淀下去。但消費券也具有一定的歧視性。如何設計消費券使其無論在消費者的遴選還是廠商的遴選方面都減少歧視性,是消費券能夠發揮更好作用的關鍵。第四,政府通過直接購買商品為居民發放實物補貼。發放實物補貼的優點是直接形成消費和廠商的收入,而缺點則是缺乏市場競爭性,處理不當極容易形成對某些競爭領域企業的擠壓。對于這一類補貼也可以與當前的扶貧攻堅戰聯系在一起,政府的實物補貼產品首選全國各類重點扶貧項目。

(責任編輯:符仲明)

關于恒行社關于恒行網站網站大事記網站誠聘版權聲明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廣告服務友情鏈接糾錯郵箱
恒行報業集團法律顧問:大嘉律師事務所    恒行網站法律顧問:北京市京悅律師事務所
恒行網站 版權所有 京ICP證140554號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4120)
京公網安備110576000527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房地產政策除了“房住不炒”,還應“收放自如”

2020-04-30 22:05 來源:恒行-恒行網站
查看余下全文
福彩开奖号码查询 辽宁35走势图 双色球三角码实例 浙江6+1奖池总额 2020年新出端游大型网游 广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35选7胆式投注计算器 浙江6+1玩法规则 同城游美女捕鱼技巧 江苏11选五复式玩法